Advertisement
EMBARGOED TO 0001 TUESDAY APRIL 17 Elizabeth Clark from the Royal Collection places a miniature book made especially for Queen Mary's Dolls' House at Windsor Castle, which measures 4cm by 3.5cm containing a fairy story which has been reproduced for the first time.
Queen Mary’s Doll House, designed by Sir Edwin Lutyens, is packed up in readiness for despatch to Windsor. (Photo by Topical Press Agency/Getty Images)

每個小女孩(也有些小男孩)都會這麼說:玩娃娃屋一定要有小巧玲瓏的人偶,才能在裏頭的樓梯爬上爬下,或進廚房洗手作羹湯。然而,在英國溫莎堡永久展示的瑪麗王后娃娃屋卻反其道而行。

這座巧奪天工堪稱舉世之最的娃娃屋裏,總計有一千多件迷你物品,卻一個人偶也沒有:有一部真能割草的除草機;有舞台會旋轉的小人國劇場;還有超袖珍的「真」霰彈槍使用的彈匣,但硬是沒有人偶。

原因出在這座獨特的娃娃屋並不是造來玩的,畢竟受贈者收到這項禮物時已五十七歲,早過了幼兒期。

這座匠心獨具的藝術品高一點五公尺,寬二點六公尺,放在專屬基座上,總重量為四點五公噸。當初製作的用意,是為了展現英國登峰造極的工藝水準,同時讓王后(喬治五世的妻子、英國現任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的祖母)能有個地方展示她所收集的袖珍擺設。

這座樓高四層的建築體由建築師埃德溫.魯琴斯爵士設計、監造,以一比十二的比例製作;魯琴斯同時也擘畫了印度新德里這座城市,但兩者規模截然不同。

這件作品不惜成本,細節講究之處教人嘆為觀止。廚房地板用兩千五百片小片橡木嵌拼而成;迷你香菸則是由登喜路公司提供國王喜愛的調和菸草製作。酒窖裏擺滿美酒,每只小瓶都裝有一丁點葡萄佳釀或烈酒。電燈真能開關;屋內有冷、熱自來水;馬桶可以沖水;電梯也能運作。

娃娃屋底部有兩個大抽屜,拉開前面的抽屜可以展示造景大師葛楚.傑寇所設計的花園,精美絕倫,有修剪齊整的樹籬和一隻幸運蝸牛。後面的抽屜則呈現一座設備完善的車庫,停放了一批訂製車,賓士和勞斯萊斯皆赫然在列。

瑪麗王后娃娃屋的許多書籍,都是由當時的作家創作或繪製。 PHOTO: PRESS ASSOCIATION

整座娃娃屋耗時三年才完工,及時趕上在一九二四年的大英帝國展覽會中展出。瑪麗王后發函給超過一千五百位為娃娃屋做出貢獻的手工藝匠師,信中稱之為「所能得到最完美的禮物」。

在頭六個月的展期結束後,王后得以逐室賞玩屋內陳設,但得要花上好幾個月,才能徹底欣賞每一張手織地毯和七百五十件原創藝術品,其中包括圖書室所收藏的真皮精裝書,高三點八公分,書裏印着吉百齡、哈代和毛姆等英國知名作家特地創作的作品。

亞瑟.柯南.道爾興味盎然地接下這樁任務,在送來的空白書本上寫了一則短篇故事〈華生的辦案伎倆學得如何〉。在所有福爾摩斯故事中,此文是最短的一篇,以配合這個袖珍世界。我們特地在此刊出以饗讀者,但您用不着去找放大鏡。


華生的辦案伎倆學得如何

Conan Doyle◎撰 (一九二二年)

Sir Arthur Conan Doyle (1858-1930) ecrivain ecossais, auteur de Sherlock Holmes. – PHOTO: GETTY IMAGES

打從福爾摩斯在早餐桌前坐下,華生就一直盯着他的夥伴。這時福爾摩斯恰好抬起頭來,迎上了他的視線。

「咦,華生,你在想什麼?」他問道。

「關於你的事。」

「我?」

「是的,福爾摩斯。我在想你那些把戲有多麼膚淺,真奇怪,社會大眾怎麼還會感興趣。」

「我也有同感,」福爾摩斯說, 「其實,我記得自己似乎說過類似的話 。」

「其實你的辦案方法學起來很容易,」 華生嚴肅地說。

「不錯,」 福爾摩斯微笑着回答, 「說不定你可以示範一下這種推理的方法。」

「樂意之至,」華生說,「我敢說你今天一早起床就很忙。」

「說得好!」福爾摩斯說,「你怎麼知道?」

「因為你平常都很愛整潔,今天卻忘了刮臉。」

「老天爺!真聰明啊!」福爾摩斯說,「華生,我還真沒料到你是這樣機敏的學生。你的鷹眼還觀察到些什麼了嗎?」

「有啊,福爾摩斯。你有個客戶姓巴洛,可他的案子你沒辦妥。」

「哇,你怎麼知道?」

「我在信封上看到他的署名,而你拆開信封時嘆了一口氣,然後皺着眉頭,把信塞進口袋。」

「真教人欽佩!你的確觀察入微。還有其他高見嗎?」

「恐怕你已開始涉足金融投機的事情了,福爾摩斯。」

「你怎麼看出來的,華生?」

「你拿起報紙,翻到財經版,接着驚呼一聲,看起來對內容相當關注。」

「唔,華生,你可真聰明。還有呢?」

「還有,福爾摩斯,你沒披上晨褸,而是穿上黑外套,表示馬上有重要的訪客要來。」

「還有呢?」

「福爾摩斯,我相信我可以再找到其他事項,不過暫且先告訴你這些,好讓你知道這世上還有人和你一樣聰明。」

「但也有些人不那麼聰明,」福爾摩斯說,「我承認這樣的人很少,不過我親愛的華生,恐怕我得把你列入其中。」

「這是什麼意思,福爾摩斯?」

「唔,我親愛的朋友,恐怕你的推論不如我所預期的那麼巧妙。」

「你的意思是我錯了。」

「恐怕是有一點。讓我們按順序來:我沒有刮臉,是因為我把刮鬍刀送去磨了。我穿上外套,是因為運氣不好得預約牙醫看診;牙醫姓巴洛,而那封信就是要確認我們的約診。板球新聞的版面就在財經版旁邊,我翻到那兒是要看瑟里對肯特那場贏了沒有。但華生,請繼續觀察!這是非常膚淺的伎倆,想必你很快就能得心應手。」

Never miss a deal again - sign up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