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PHOTO: GETTY IMAGES

不久以前,我在火車站看見一羣大學女生,個個都風姿綽約,可是有人告訴我,她們那種婀娜的姿態,是在課室裏學來的,我心中未免大感失望。原來她們的學校開設一門叫做「社交儀態」的課程,其中就包括穿高跟鞋提小皮箱快步走路的練習。

我又想,開設儀態的課程又有什麼不好?我曾經覺察到,姿態優美的人通常也有內在美。不能否認,在我漫長一生之中所學過的各種課程,以跳舞課程最能改善人的氣質。我們與生俱來的這副軀體實在是很笨拙的,若不學習一些優美的姿態與節奏,不知不覺就要變成一架笨重的交通工具,而跳舞多少可以矯正笨拙的舉止。

老實說,我如果能再做學生,就希望學校能教我一些賞心樂事,開設一些輕鬆愉快的課程。我願有行家教我打鼓、滑冰、畫油畫、騎裸背馬、吹喇叭、走鋼索、側翻觔斗、滾木球、攝影。

我願學習四十歲以後還能玩的遊戲,起碼要學會一種。我在童年時花了許多時間學足球、棒球、籃球,如今對我毫無用處。我應該學乒乓球、射箭、彈古琴。我老早忘了數學和歷史,我真願當初學會了吹口哨。

要是當初有教師指點我,硜硜矻矻地苦讀的人胸襟有欠開朗,我便可改動佛蘭克林的格言,這麼說:「你不是喜愛人生嗎?那麼就好好地玩玩吧,因為不玩玩,生活又有什麼意思?」教我嚴肅做人的教師太多了。如果有幾位教師教我及時行樂,那就好了!

柴斯特頓說:「天使脫然無累,所以能飛。凡人則性情嚴肅,笑口難開。」

我如果能重新安排自己的教育,就希望有一門教我身心灑脫的課程,包括整學期的實驗,練習逃脫一些事物的本事,例如:逃避絮絮不休的親友。要學交朋友,也要學絕交。要學得出門時少帶行李,知道怎樣擺脫我不喜歡的事情。

比方說,辭職。關於求職,我們聽到過很多勸告,但是只有天才才知道什麼時候用什麼方法辭職。此外還有幾種救命的技術我願意學:怎樣過少花錢的日子;怎樣逃避聽人演講;怎樣避免成為發憤忘食的人,也避免遭遇這樣的人。

世界上有許多人,自己還不知道怎樣享受人生,還不懂得怎樣才不使人討厭,竟妄想做有用的人,這豈不是今日世界的大患嗎?不令人厭惡,大事小事都可以做到。小事例如:洗完澡應該洗乾淨澡盆那一圈污穢的東西;開始嘮嘮叨叨使人聽了心煩的時候就不可再多喝酒。

最重要的是,在人面前露出愉快的臉,這是我們絕對應該做到的。李察.勒加里恩說過:「笑逐顏開是君子之澤。法國有一項不成文法:愁眉不展是不禮貌。在最難堪的時候露出一副笑臉,不僅表示極大的勇氣,也表示修養的功夫,對別人知道體貼。」

培根給教育的多種目標做了這樣的總結:「求學,無非是求樂趣、裝飾、能力。樂趣,主要的是要知道自得其樂與退避賢路;裝飾,是求文辭華麗;能力,是求治生之道。」

注意,他首先提到的是樂趣!

心動不如行動 — 馬上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