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PHOTO: ThinkStock

PHOTO: ThinkStock


三月,我就要去越南了。雖然只是先去實習,但心中思潮起伏,擔心人生地不熟、擔心準備得還不夠,加上家裏經濟條件不好,也思考盤纏要怎麼籌措。煩惱的事很多,但顧不得這些,歲末年終,先去台中探視大學的學弟妹吧。
在台中有段很開心的時光,但離別的時候,反而更加感慨。我就這樣坐上火車,倒頭睡着了。一直到苗栗附近,不知何故,大概是丘陵起伏,讓我醒了過來。我發現旁邊坐了一位婆婆。
她看起來很有朝氣,感覺是個很有活力的人,臉上掛着上世紀七○年代很流行的眼鏡。火車出了山洞,窗外是一大片稻田,跟遠遠望起來像是裝飾品的農舍。整車的人都在滑手機,鴉雀無聲,給人一種冷冷的寧靜感。這時,婆婆突然開口:「弟弟,要吃花生嗎?」她一隻手握住我的手,另一手拿起了幾粒花生,很細心地放在我手心裏。
我正好肚子餓,就開心吃起來了。我注意到婆婆有一隻手很特別,老是緊緊地攢着。婆婆看我吃得開心,笑了出來;歲月的痕跡,被燦爛的笑容所掩蓋。
「這是我鄰居種的,太多了,我吃不完。」看婆婆的腳下,的確有一箱花生。我好奇地用生澀的台語問道:「婆婆,你從哪裏來?」
「我是林內人,鄉下人啦。我要去桃園找我女兒跟孫子。」
一開始,我還不知道林內在什麼地方,以為靠海。婆婆很耐心地解釋,原來是個靠山的農村。我們聊了起來,婆婆講了很多早年在農村的故事,那是一個單純的年代,左鄰右舍互相認識,在三合院的廣場上晒食物的年代。
聊着聊着,我手中的花生吃光了。婆婆看到花生殼,拿出一個塑膠袋給我,接着要我再多拿一點。
「你儘管吃,我生的都是女兒,看到你就好像自己的孫子一樣,」她說。又到處找袋子要給我帶更多的花生回去。就這樣裝了一袋。
婆婆說起她的人生故事。她深深以女兒們為榮,也聊起這一路以來如何走過七十年的歲月。她舉起手,是個緊握的手,像個拳頭一樣。原來是小時候被鞭炮炸傷,家裏人不懂包了起來,等到傷口癒合,卻再也打不開了。
「年輕時候也覺得這滿見笑,但其實也沒什麼,很多時候遇到的事情都是老天給的祝福,」婆婆說。
我也開始跟婆婆講我的故事,告訴她我從小父母離異,由年邁的姑姑撫養長大,家裏都靠親戚接濟;也說到之後要到越南上班,離開家鄉,對未來有點擔憂。
「啊,你也是個歹命子啊。不過沒關係,這都是老天的祝福。」
我對婆婆笑了一下,她真是位樂觀開朗的老人家。她繼續說道:「有時候人生就是這樣,總會遇到很多不想要的,但要是沒有這些,就會平淡無奇吧。假設一個人一生都很順遂,就算成功,也不會覺得要珍惜。」婆婆聊起自己的一生,說:「這些不如意,就像是鹽巴一樣,能讓人生這顆西瓜更甜。」
「放寬心吧!只要做個正直的好人,不作惡,老天都會看到的。這樣這一生也值得了。」
的確,我們有時候想太多,煩惱明天會怎樣。可是,有時候只要專注於當下,品嘗口中花生的甘甜,勇敢地走出下一步,就夠了。
聊着聊着,桃園站快到了,婆婆要下車了。她步履蹣跚地走向車門,回頭跟我揮別:「阿弟仔,有機會來林內,可以來看看我,講我的名字就可以了。」我也站起來跟她揮手道別。「謝謝婆婆,」我說。
繼續往台北的車上,我自己坐着,細細思考婆婆的話。「或許人生其實很簡單,只是我們把它想得太複雜了。」
這段短短的火車旅程,我卻好像經歷了數十年的歲月,跟着婆婆一起走過她的人生,同時像是打開了眼睛,讓我對世界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有時候,我們都想太多太遠,或許根本沒什麼好煩惱的。就像這樣,跟在身邊的人問聲好,把簡單的愛跟關心傳出去,就能帶走很多憂慮吧!
原本很徬徨的我,好像也被注入了勇氣。


作者家住淡水,大學就讀歷史系,剛完成國際企業經營班的培訓,前往越南實習,未來期望長駐越南發展。作者國小開始寫作,小學三年級投稿《國語日報》獲刊出,平日熱愛攝影、繪畫,夢想成為作家。

Never miss a deal again - sign up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