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花豹賈姬幼時受傷,被作者家收養,與這家人成了好友。

有一回我們雇請的工人去找走失的牛,結果在農場唯一的小山丘上看到幾隻長相奇特的貓,於是叫我先生羅夫前去一瞧。原來是三隻小花豹,母豹不見蹤影,羅夫猜想可能是獵食去了。
他抓起一隻幼豹,這小傢伙狂叫不已。牠非常嬌小,有對淺藍色的眼睛,第二隻比較乖,仔細一看,她的一隻後腳掌發炎了,部分肌肉已經腐爛見骨。羅夫知道她在野外一定活不成,決定出手相救。
我們將其餘兩隻留在原地,三天後瞧見母豹的足印,心想她一定回來過,並將幼豹移往更安全的地方。
獸醫很細心地為「賈姬」清理傷口、打針,並教我們如何照料傷口,如何將牛奶、奶油、蛋黃和益生菌拌
在一起給她吃。
我們將賈姬帶回家,安置在兒子床下的小紙箱裏。起初她會對着我們嘶吼,但幾天後就開始把頭探出紙箱外,尤其當食物送進房間的時候。

 

我和她約法三章:她儘管吃掉我的鴨子沒關係,
但不要吃我的雞就好。

 

週末時,十三歲的兒子倫哈德從寄宿學校回來了。他才剛把賈姬從紙箱裏抱起放到床上,賈姬和我們的關係就有了大突破。他倆簡直是一見如故!賈姬會依偎着倫哈德的脖子睡覺,或爬到毯子底下,躺在他的肚子上好幾個小時。倫哈德會餵她,將她放進沙盆裏方便,然後再放回床上。週末過去,倫哈德得回學校了,坐在紙箱裏的賈姬竟然哭了起來。

賈姬自信越來越大,開始探索陌生的新家,熟悉我們。

等到賈姬越來越有自信後,便開始在屋裏到處探索,但不時還是會躲進倫哈德的運動衫下尋求安全感。我們將倫哈德房間的窗戶打開,讓賈姬可以探索花園。她坐在窗邊盯着外面的世界看了好幾個小時,終於鼓起勇氣出去冒險。
賈姬立刻喜歡上我們家的愛爾蘭犬羅美爾。當時羅美爾的體型是賈姬的兩倍大,牠們一玩就是好幾個小時。當然,她也喜歡和倫哈德到外面玩,跳上他的摩托車在院子裏繞圈子。
賈姬逐漸習慣了學校的作息時間。倫哈德每逢週五返家,一到門前就喊賈姬的名字,而在門口守候多時的賈姬會立刻跳入他的懷裏。週日早上她感覺到倫哈德要說再見了,便寸步不離。倫哈德一走,她便悶悶不樂地消失,直到肚子餓了才回來。
無論賈姬想去哪兒都可以自由行動。後來她越來越獨立,開始會出去獵食。我和她約法三章:她儘管吃掉我的鴨子沒關係,但不要吃我的雞就好。她果然聽話!然後她開始會在晚上離家,但隔天總會回來。她腳掌受過傷,足跡很容易辨認,有時候可以看出她在哪裏咬死一隻豺狼、珠雞,甚至大耳狐。
賈姬晚上回來時,會大步走進廚房,看都不看一眼餐檯上為她留的肉,而是直接跳到微波爐前,不耐煩地等着特別為她準備的牛奶。待微波爐發出「叮」的一聲,她便等着我們將牛奶遞到她跟前。
賈姬長成一隻優雅、美麗又可愛的大貓,但我們知道她會對陌生人構成威脅,是該為她另覓新家的時候了。然而受限於種種規定,幾乎不可能為她找到能提供同樣生活的環境或單位。不久之後,有一天她突然消失了,彷彿知道與我們相處的日子即將畫下句點。

 

我們永遠不會忘記竟然有幸能飼養一隻
如此美麗的動物。

 

我們焦急地四處搜尋,但大雨沖掉了所有足跡。直到某個星期孩子們放學回家時,賈姬又出現了。她傷得非常嚴重。我們發現她中了槍,勉強用三隻腳撐回來,已經脫水而且筋疲力竭。她直接走向倫哈德。
兩位獸醫馬上過來為賈姬動手術,但手術進行中她就走了。我們全都深受打擊,一位好朋友竟然一轉眼就離開了。我們至今依舊想念她,也永遠不會忘記竟然有幸能飼養一隻如此美麗的動物,有機會了解花豹的本能,見識牠們在自由自在的環境中一舉一動是多麼地優雅。

(201209011)


作者Marion Ritter住在西南非國家納米比亞的農場,育有四名子女,閒暇時喜歡閱讀、慢跑以及野生動物攝影。

 

» 瀏覽相關內容:一隻最完美的狗  最聰明的寵物會選擇適合牠們喜愛的家庭  即使是動物,有時也需人類適時伸出援手

心動不如行動 — 馬上註冊!